首页 旅游 革命老妈妈“安乐娘”

革命老妈妈“安乐娘”

浏览:1171 2019-11-20 18:08:11 作者

“安乐娘”住在朱槿村白谭曼玲自然村。她有一男一女,这个男人叫孔蒂头。这家人住在一个又矮又小的三间小屋里。这个家庭非常贫困。一张破草席被切成两半,然后缝在一起。这个家庭有时甚至不能喝红薯干汤,也从来没有快乐的生活。

朱槿村早在1938年冬天就成立了党支部。百灵堂是朱槿村的一个天然小村庄。它位于朱槿村的西北部。它与朱槿村之间只有一条朱槿岭。有两个家庭住在那里。还有一座废弃的古庙,每座相隔几百米。朱槿岭是一条交通要道。山区、芙蓉镇和永嘉山区经过这个山脊,经过盐阜到达白溪沿海地区,白天行人很多。孔碧头一家的茅草屋建在离朱槿岭约200米的山脊下。普通行人不容易注意到它,不容易隐藏它,也不容易与其他地方交流。1940年下半年,当乐清县委从漂头村迁到山中的符晓、芙蓉和灵底时,县委在孔都家族设立了一个地下交通联络站,由夫人担任地下交通官。

在地下党领导的教育和影响下,孔蒂一家觉得穷人有翻身的希望,突然开始理解他们的思想,好像他们已经变成了个人。尤其是孔蒂的头,总是微笑着,喜气洋洋。他走路时甚至耸耸肩,放腰,就像古代歌剧中的“快乐之王”。因此,地下党的领导人给他起了个绰号“快乐之王”。因此,地下党员同志不再称他的母亲为“快乐的母亲”或“快乐的王母”。1948年,当康蒂加入游击队时,他也使用了“幸福”这个名字。

“安乐娘”成为地下交通警察后,冒着生命危险全心全意支持地下党务工作。她总是把好东西留在家里,甚至拒绝自己吃鸡蛋,把它留给地下党员来她家隐蔽或接触时吃。为了确保地下党员同志的安全,她总是拿着一个小凳子,坐在家里门口,盖着缝纫衣服,密切监视陌生人的行动,甚至吃饭时拿着饭碗在门外看。

1943年的一天,“安乐娘”突然发现一群国民党士兵从朱槿岭来到谭曼玲。乐清市委特别委员邱庆华躲在家里。她觉得情况不妙。万一邱庆华被国民党士兵抓住,后果不堪设想。因为国民党士兵判断一个人是“三到五”,他们首先要看皮肤是白是黑,然后再看手掌上是否有茧。邱清华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隐居生活,皮肤白皙,手掌上没有茧。如果被国民党士兵看见,他肯定会被判为“三五”,有被逮捕的危险。我该怎么办?“安乐娘”急中生智,给邱庆华带来一件破旧的衣服,让他戴上一顶手里拿着镰刀的帽子。他假装在山上砍柴,然后迅速从后门跑到山上。她自己手里拿着一根竹竿,假装开车送儿子上山砍柴。她跟着她大声喊道:“在这么好的天气里,你这个懒汉还在屋里玩,不砍柴。房子里的木头几乎烧焦了!”国民党士兵来问“安乐娘”是怎么回事时,“安乐娘”把上述情况告诉了他们。国民党士兵看到母子吵架,就不再追他们了。《安乐娘》为邱庆华的安全逃脱执导了一部好节目。

还有一次,两个拿着短枪的同志躲在她的房子里,担心如何带着枪通过芙蓉梁园村的国民党岗哨到达严复地区。“安乐娘”知道后,为他们设计了一个完美的计划。她从家里拿出一个大南瓜,在南瓜底部挖一个洞,挖出南瓜的所有果肉,然后把手枪塞进里面,然后把南瓜皮塞进竹篮里。她带着一个竹篮跟他们在一起,然后随手向国民党哨兵藏了起来。事后,地下党的同志们得知了这个消息,他们都为“安乐娘”感到焦虑。同时,他们也对“安乐娘”的勇气和智慧深表钦佩。

地下组织再次要求“安乐娘”向山脊底部发出紧急信件。接到任务后,她立即装扮成乞丐,把信藏在纱布里。当我到达芙蓉镇时,我看到两名国民党士兵站在我面前搜查和询问路人。为了避免国民党士兵的搜查,她悄悄地慢慢走到附近的小溪边,放下乞讨篮,脱下鞋子,假装洗脚。看到国民党士兵是一个头发蓬乱的老乞丐,他们没有走过去找他。

从1940年到1949年5月乐清解放的十年间,“安乐娘”一家不知道隐藏或联系了多少地下党员同志,也从未发生过任何意外。地下运输站没有被国民党破坏。解放初期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在北京召开全国老区代表会议时,“安乐娘”是乐清唯一一位光荣出席会议的老区代表,受到毛泽东主席的亲自接见。

(本文是邵汉玲根据邱庆华、邱学青、陈忠等同志的个人经历和记忆以及相关调查资料编写的。)

足球盘口 山东11选5 秒速牛牛